富二代抖音app官网下载

♂? ,,

这可是崖山之战,被称为‘崖山之后再无中华’的旷世之战……

脑海里一幕幕是崖山之战的历史,我和T恤男对视一眼,都从双方眼里看到了震惊。

“现在怎么办,凭我们两个哪有本事化解二十万宋军的怨气?”我苦笑着道。

有我和T恤男联手,哪怕对上鬼帝都有把握,可这次不单单是一个阴灵,而是二十万宋军的怨念,不,或者说是执念,他们之所以凝聚于此是希望能看到中华的明天。

直到今天我才终于明白为何之前我一直察觉不到阴气,因为这些士兵的执念是浩然正气,就像文天祥写的《正气歌》一样。

他们心中所想是民族大义,他们用鞭笞之刑惩罚这些蒙古族人并不是因为民族不同,而是为了维护正义。

这些蒙古族人在崖门镇强买强卖,欺压镇民,这才惊动了葬身于此的二十万宋军,甚至于他们的怒气波及了整个广东省,这才引发了这次的大事件!

而且他们一开始也并不想闹出人命,从这些受伤的蒙古族人身上的伤口就能看出,一开始只是警告,若他们想明白不再为非作歹便不会出事。

面对这样的阴灵,我压根提不起收服的心思,但无论如何现在的社会秩序不可乱,我们必须要做些什么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

T恤男沉默了半晌,盯着我缓缓的道:“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进阴物空间,给他们一个交代,给华夏民族一个交代。”

“可阴物空间怎么进?”我皱着眉头。

美女荷花池旁古装亮相惊艳众人

我和T恤男说过之前被迫进入朱允炆制造的阴物空间的事儿,也是通过他我才知道阴物空间里的一切虽然是真实的历史,但变动后却不会对现实产生什么影响。可以说这不过是阴灵的执念制造的一处虚无空间,只要执念消除,这空间也便不复存在。

因此进入阴物空间给二十万宋军一个交代,或者说给他们一个希望是很有可能的,但前提是阴物空间要怎么进却是一大难题。

“我知道方法,但我们少了一样东西。”T恤男出口,我震惊的看向他,明明以前他还说过自己也不过是听别人提起过阴物空间,现在就知道怎么进了?

不过有了方法我心里安定不少,所以也没在这上面纠结,忙问他缺少了什么。

“玉玺。”T恤男吐了两个字。

我一拍大腿,是了,想要进阴物空间自然需要阴物,于是接下来我们便开始寻找玉玺。

“不过在这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控制一下事态?”我犹豫着问道。

病房里关着的五个受害者已经死了三个,加上王强一共是四个,即使想压也很难压住,这几天出去已经听到镇民在议论,说是这几个人都遭了报应了!更有甚者已经开始散布流言说是这些人是被鬼害死的,一时间他们的妻儿也诚惶诚恐。

虽说这是他们应得的,但事态扩大后的影响确实会造成民族矛盾,所以在进入阴物空间前我还是希望能先将事态控制下来。

T恤男嗯了一声:“我有办法能将他们的执念暂时压住,不过也只有一个礼拜的时间,所以这段时间内必须找到玉玺,等进了阴物空间,他们便将所有的希望转移到身上,自然不会再闹事!”

我呼了口气,跟着T恤男来到海边,只见他在海滩上捡了几块贝壳摆成一个出口朝着海面的半圆,随后用碗接了自己半碗血放在中央,口中念念有词。

我摸了摸胳膊,只觉得T恤男开口后这里的气温一点点的降低,直到后来竟然开始发冷,而T恤男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一分钟,T恤男歪着身体往地上栽去,我忙冲上去扶住他,就见他一张脸没了血色。

“没事吧?”我担忧的看着他。

他摆了摆手示意没事,但他这样子可不像没事的,哆嗦了半晌连个字都吐不出来。

我扶着他在沙滩上坐了半晌他才缓了过来,解释说他将二十万宋军的执念暂时封在了身上,只要我一个礼拜后进入阴物空间,这段时间便不会再出事。

“对有什么影响?”我不赞成的看着他,就他这副面色苍白的样子,想必封印执念也是非常耗神的。

他摇了摇头:“没事,只要休息一晚就好,端上血我们先回去。”

事情已经做了我也不可能让他放弃,只好一手端着血,一手扶着T恤男回了宾馆。

一路上我还奇怪宋军将士的执念不应该在玉玺上,为什么T恤男却在海边做法?T恤男笑着和我解释说即使是王朝玉玺也难以承受住这二十万宋军的执念,所以玉玺不过是个载体,真正的执念依旧存在于埋葬他们的大海,现在他将怨念封印在身上,玉玺这个载体便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我们一边聊着一边回了宾馆,出乎意料的是何承达和武平竟然在宾馆等着,看他们一脸焦急的样子我心里咯噔一声,不是又死人了吧?

“初一道长,张先生,这事儿到底还能不能解决,上面在催,再这么下去迟早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何承达迎了上来。

还好,不是死人。

我没说话,先将T恤男扶到了床上,之后才扭头道:“这一个礼拜暂时不会出事,不过之后怎么样还要看情况。”

随后我将我们寻找玉玺的事情说了出来,让他们在广东省各个博物馆关注一下,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现在我们也无异于大海捞针。

何承达一听有一个礼拜的缓冲脸色好了不少,忙表示若玉玺在博物馆内他一定会搞来,随后又询问了T恤男的情况,寒暄了几句后才走。

我愤愤不平的道:“这人真是,没看到这受着伤,一上来就一副质问的样子!”

“也不能怪他们。”T恤男缓缓的开口,随后让我将李麻子从江门市叫过来。

我一愣,T恤男解释说我进阴物空间后,外面必须要有人守着,他一个人的话总归不保险。

“可上次也没个人守着啊。”我挠了挠脑袋,上次李麻子可是晕了过去,压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T恤男摇了摇头说是上次我是阴灵放进去的,阴灵会帮忙,这次不同,这次我们主动要进去,中间会出什么意外都不清楚。

我想了一下,反正阿多如今也不可能出事,李麻子在江门待着确实没用,所以当下打了电话让他坐第二天一早的车过来。

“哎呦小哥,可总算想起我来了,我这都快闷死了。”李麻子夸张的喊道。

我默默鄙视了他一番,让他不要瞎嚷嚷就挂了电话。

一夜无话,第二天李麻子一清早便到了镇上,提着几份早饭来了宾馆笑呵呵的道:“看我细心吧,来,趁着热乎赶紧吃。”

还别说,经过昨晚那一一遭,T恤男醒来确实饥肠辘辘,我还没来得及下去买吃的李麻子就来了,正好赶上。

?三人匆匆吃了早饭,中间又将目前的情况和李麻子说了一遍,引得他一愣一愣的。

“这还扯上南宋小朝廷了?”他呐呐的开口:“天呐,那场战争死的人可不少,一只阴灵一口也能把我们吞了啊。”

我无语的看着他,这人的关注点永远都是这么奇葩,好在T恤男很快将话题拉了回来:“我们还是要从镇上下手,既然是崖门镇最先出情况,那么玉玺很有可能在崖门镇。”

我点了点头,但即使在崖门镇想要找一块拳头大小的玉玺也不容易,T恤男却表示他可以利用封印在身上的宋军将士的执念寻找,他们气息一样,应该会有所感应。

有了他这句话我心定了不少,吃完饭后我们就在镇子上逛,李麻子没和我们一起,因为他脸生,做点什么事儿更加方便,不像我们现在去哪都有人一脸防备的盯着。

不过晃了一圈后T恤男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奇怪的道:“难不成玉玺不在镇子上?”

“不大可能吧?”我摇了摇头:“或许只是感应太微弱了,没事,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

T恤男只能点点头,他告诉我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让李麻子去作恶,他将封印放松一点,让怨气缠上李麻子,他再顺藤摸瓜的跟过去。

“可麻子他不是蒙古族……”我呐呐的开口,T恤男无语的看了我一眼,我这才明白怨气针对的并不只是蒙古族。

说干就干,我立刻打电话给李麻子说了情况,他摩拳擦掌的道:“嘿嘿,小爷其他的不会,说起做恶霸还是手到擒来的,们等着……”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而在电话彻底被挂断之前我听到了一声怒斥:“色狼!”

我黑着脸看向T恤男,心头有不好的预感。果然,不过几分钟李麻子从街头窜了过来,一女人追着他后面打,而他却一边跑一边不忘回头调戏女人,女人被他气的脸色通红却拿他没办法。

在李麻子要看到我们的一瞬间,T恤男一把拉住我往小巷子里一拖,脸色也不大好。

“这……能成吗?”我不大确定的看着李麻子嗷嗷叫唤的背影。